土耳其旅館之謎

                        

土耳其旅館之謎

 

我是一名旅行社的領隊,時常帶遊客到國外旅遊。我在國外住過形形色色的旅館(國內通稱的「大飯店」),也聽過不少發生在旅館裡面的咄咄怪事。

其中,有一次是特別奇怪的。

那是2000年發生在土耳其的事

五月的初春,我們的土耳其團到了庫沙達西小鎮。當天晚上,我們住在庫沙達西海邊的Medusa Hotel(美杜莎大飯店)

庫沙達西位於在愛琴海海邊,;庫沙達西的人口不多,只有四萬餘人;雖然人口不多,它卻是一個名聞遐邇的觀光城鎮。,因為,它離以弗所古城很近。以弗所古城曾經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文明城市;它繁榮城的時間很早,比羅馬還早一千年,它所留下來的古蹟很多,因此,喜歡古文明的遊客,總是不遠千里而來,一睹為快。。

有關旅館的故事,就發生在庫沙達西的美杜莎大飯店 Hotel

有天晚上,在這家旅館,我們團裡有兩個人,都碰到了怪事。

這兩個人,一位是陳小姐,一位是賈先生;

 陳小姐住單人房,賈先生住雙人房(我的室友)

 

陳小姐在三一單人房。三更半夜的時候,她的床上居然出現很多小砂球;砂球的形狀,是圓滾滾的,像是揉過的。

賈先生呢?跟我住在三一六雙人房(twin-bed*分開的雙人床);

我和賈先生各睡一張床

半夜,賈先生的內褲竟然被脫了下來。

陳小姐的床上出現砂球、賈先生的內褲被脫了下來;這兩件事,都發生在同一天深夜。

奇怪的是,賈先生半夜被脫掉內褲子;賈先生是男人,男人被脫掉內褲,怎可能沒有抗拒?一個男人如果有抗拒的舉動,必定經過一番掙扎才對啊!; 賈先生掙扎的時候,我睡在賈先生旁邊,那時,我應該會醒過來才對啊:為什麼我一直沒醒過來呢?

這兩件事湊在一起,真讓我有如丈二經金鋼、摸不著頭腦一般。

我想了又想,以為這兩件事,大概是出於「商業競爭」的陰謀吧。

 商場如戰場;生意人為了搶生意,彼此爾虞我詐,這種情形,比比皆是。

大概是某一家旅館--「美杜莎大飯店」的死對頭,下的詭計吧。

如果「美杜莎大飯店」發生「倩女憂魂」之類的事,這種事,一傳開」「美杜莎大飯店」的生意,還會好下去嗎?

那死對頭如何「佈局」?,我推測,那那死對頭一定是「美杜莎大飯店」先安置一個商業間諜;首先,那商業間諜一定得在空調通風口動了手腳才行(一可能是先是下迷魂香吧),然後,才大搖大擺的進房間搗蛋吧。 No.4 / FEB13

當然,,放迷魂香的時間,一定是了三更半夜囉!

那商業間諜放了出迷魂香,先迷昏人,再做手腳。

(惟一的盲點是,雖然我的室友被迷昏了,我不相信我我也被迷昏了,因為,如果我被迷昏了,醒來之後,我怎麼會一點感覺都沒有?)

這次土耳其之旅,總人數並不多,全部加起來,只有十個人而已。

不過,人雖然不多,這個旅行團卻是「臥虎藏龍」的(這一年的上半年,李安的名作「臥虎藏龍」還沒登場。但因為我對後來上演的李安的名作「臥虎藏龍」,喜歡得不得了,所以在這兒畫蛇添足一番。《「臥虎藏龍」足可跟齊瓦哥醫生﹑雷恩的女兒﹑  羅馬假期相媲美呢》*Vincent註。

十名團員之中,就有一位名記者、一位名醫(娶了一個如花似玉、剛滿二十歲的妻子)。

於是,我就把這兩件怪事告訴記者和醫生,請教他們,有什麼看法?

過了一個鐘頭,他們都提出他們的看法。

記者和醫生兩人的看法都很有道理,卻有迥然不同的結論。

為什麼結論會不一樣呢?我覺的很納悶。

我只有把整個事情發生的經過,仔細回想一次,而且,整個事情發生的經過的任何蛛絲馬跡,都不能忽略。

五月十三日清晨,我們搭乘國泰航空的班機,降落在伊斯坦堡國際機場。

那天早上,伊斯坦堡的溫度大約十五度,有一點涼,但很舒服。

那年,國內經濟很不景氣,所以,整個團體,連領隊加起來,只有十一個人。

一部遊覽車,本來可以搭載五十四個人,現在,卻只坐了十一個人。偌大的車廂內,此時,顯得有一點冷清。

還好,導遊很逗趣,才沉默幾分鐘,車子內的氣氛一下子就熱絡起來了。

剛開始,氣氛有一點緊張。

我對他微笑,想和他交換名片,他卻指著我的鼻子,嚴肅的說:

「你是我們的敵人!

「我是你們的敵人?你弄錯了吧!」我感到莫名其妙。

他轉過頭來,對著坐我後面的一位少女說:「沒錯,領隊先生是我們的敵人。」

少女噗吃一笑。

導遊大概在耍寶吧!我念頭一轉,心中頓然覺得輕鬆不少。

我忙著辯解說:「不,我是你們的friend。」FEB14

「你是我們的friend?為什麼?」

「我帶遊客來你們國家花錢啊!我當然是你們的friend」我陪著笑臉。

「你們來我們國家花錢,沒錯,可是,那是現在做的事啊!」

沒想,他還是一本正經的說:「現在做的事,能抹煞歷史發生過的事嗎?」

這下,我有點迷糊了。

難道,他也唸過米蘭昆德拉的「生命中不可忍受之輕」嗎?

那名言,「只發生過一次的事,就好像壓根兒沒有發生過。」,對人生可真是充滿無力感呢。

 

「聽著,你不是姓李嗎?」

我點點頭。

「古時候,你們中國,有一位皇帝,把我們的祖先,從中國邊境趕到這裡來。」他像法官在宣讀判決書一般的唸。

「你是說誰啊?」我滿頭霧水。

他用英文拼出了名字:「Lee Shih--Min 。」

我跟著唸一次,「Lee Shih--Min 。」天哪!他講的不就是唐太宗︱︱「李世民」嗎?

。那導遊一鞠躬,自我介紹道:「大家好!我的名字子叫阿提拉。我的祖先,的確是從阿爾泰山來的。」

阿爾泰山!導遊唸到這四個字的時候,發音特別標準。

一聽完他的介紹,大家不禁莞爾一笑。

阿爾泰山不就在新疆的北面嗎?

 阿提拉呢?他,是匈奴史上、很有名的一位英主。FEB16

這時,窗外,出現了一座綠綠的海。

阿提拉用手指著左邊的窗口說:「那綠綠的海,是瑪瑪拉海。」

接著,他竟然唱起Green green grass of of home(碧草如茵的家園)的歌來了。

他的聲音低沉、又具磁性,像極了湯姆瓊斯的唱腔。

Green green grass of of home,就是我們國家的景色寫照,連續八天,我將要替大家導覽我們美麗的國家。」他自信的說。

8

導遊的名字真是好記,因為高中歷史課本提到過阿提拉嘛;導遊的長像呢,完全像歐洲人(除了雚骨稍突出一點),不像東方人大概他們的祖先從東亞搬到西亞太久了,

除了長相像歐洲人以外,導遊的帥勁也有點像奧斯卡金像獎的明星吉爾梅遜,這麼帥的男人將要擔任我們在土耳其的「全陪」,陪大家在土耳其旅遊八天。

我回頭看了一眼。

這時,女士們的臉上都掛著笑容,而Tour也在幽默的氣氛中展開了。

我看向窗外,窗外,是一大片碧綠的原野。

我對導遊的一席話深有同感。

「好棒!」我輕輕禮讚著。

我又來到我喜歡的地方了!

一般領隊都不喜歡跑土耳其這條路線。

原因很簡單,土耳其全程有導遊,賺外快的機會很少。不過,我跟一般領隊不一樣,說真的,我滿喜歡跑土耳其這條線的。

一般旅遊指南的書都會提到土耳其的兩個特色,第一個特色是土耳其的人口密度很低,土耳其總面積有八十萬多平方公里,扣掉「伊斯坦堡」的一千萬人口,人口剩下六千萬人多一點,因此,一離開伊斯坦堡,整個土耳其給遊客的的氣氛,是一種、風光明媚而又夾帶著一股空曠、優閒的感覺。第二個特色是土耳其的農業。在土耳其的經濟中,農業佔有重要的地位,主要的農作物是,小麥、米、棉花、煙草、橄欖樹、水果;羊是主要家畜,土耳其是世界少數棉及羊毛製品的產地。這種經濟特色,使得土耳其處處風景如畫,充滿著古希臘Arcadia及中世紀波希米亞式的鄉野優美景緻。不過,我卻要加上一點,那就是土耳其充溢著文學之美。土耳其擁有不少荷馬、聖經、莎士比亞等文學經典作品的背景地;這些經典作品,與土耳其的古蹟是密不可分的。

因此,文學背景,加上古蹟,讓我重溫年輕時徜徉在浩瀚西洋文學大海之美夢,也一次又一次的加深我對土耳其的喜愛。這,也許正是我對土耳其情有獨鍾的原因吧。3  

我們抵達庫沙達西美杜莎大飯店的時間是下午四點多。

美杜莎大飯店是五星級的,旅館的房間將近六百間。有土耳其浴、室內游泳池、室外游泳池、還有旅館專屬的海灣。

一進入大理石的大廳,客人就興奮不已。

把客人安頓好以後,我信步走出房間。

到了大廳,就看到週遭雪白的大理石,還有初夏的夕陽,流洩著涼意和光芒。

我走出大廳,往後院走。

一到後院,微風從愛琴海涼爽的吹來。

後院的左邊,是一面陡峭的岩壁;岩壁上,有一座山丘;山丘上,有一排松林。此刻,松林的呢喃,配上輕輕的海浪聲響,好像小提琴協奏曲一般。

嗯,是的,這是浪漫的愛琴海,溫馴的愛琴海。

此刻,松林、橄欖樹,都在風中沐浴,沐浴在在夕陽餘暉裡,並且,閃閃發亮著。

極目遠眺,夕陽,在遼闊的海面上反射回來,灑滿海岸的岩石上。

後院的盡頭,是一段陡峭的下坡;我沿著階梯走,走了幾十公尺,就到愛琴海的海灣。

海灣是馬蹄型的,潔白的線條、湛藍的、光亮的海水,我彷彿置身於「荷馬史詩」的世界一般。

我想起了荷馬史詩裡的英雄亞加米農、阿基里斯……

我輕輕唸著荷馬史詩……

依利亞得裡,英雄不是曾經如此說過嗎……

「如果眾神讓我們攻克特洛依城,我將讓阿基里斯自己挑戰選二

十名特洛伊女子、海倫以外最漂亮的二十名特洛伊女子……我將送阿基里斯七座城,這七座城,都靠海……

庫沙達西,是不是就是英雄獎的那七座城其中的一個呢?

也許是,也許不是。

不過,這都沒關係。

說真的,我很喜歡庫沙達西小鎮。

這個地方,不但風景漂亮,附近那座三千年古城以弗所,在歷史上還擁有不少項輝煌的記錄:如古代西洋的學術中心、擁有古代文化中心最著名的圖書館、基督徒定名的地方、全世界第一個書寫「圖書管館中有很多好書,它們們比動人的女子更可愛!」廣告牌等等。

至於古蹟呢?

聖母故居、聖保羅監獄、圖拉真神殿、圖書館、大劇場、競技場、聖約翰會堂、維納斯神廟……都是百令人看不厭的旅遊勝地。

那天晚上,吃過晚飯,喝了一點紅酒,我就進入了夢鄉。FEB18

 

隔天,七點多,我吹著口哨下樓吃早餐。

「美杜莎大飯店」的餐廳位於一樓。

我搭電梯下一樓,出了電梯,就聞到了香味,並且聽到貝多芬柔和的音樂聲。

走幾步路,就到了餐廳門口,      

門口旁,早已經有很多人排著長長的隊伍,等著吃早餐。

團員劉醫生夫婦,陳小姐已經排在隊伍的前段。

陳小姐是劉醫生的岳母。

陳小姐年紀五十多了,但面貌秀麗,風韻猶存。

陳小姐的女兒就是劉太太。

劉太太年紀很輕,面貌和身材都遺傳了陳小姐。

說到這裡,大家一定以為陳小姐很有很有福氣。

事實不然。

劉醫生夫婦,陳小姐是淡水一家旅行社交給公司的。

出國那天淡水那家旅行社居然派一位經理到機場送行。

經理說劉醫生一家人是他們旅行社十多年的老客人,沿途一定要照顧好。

到了入出境口前面等劉醫生一家人都進去後郭經理拉住我說有話要對我說。

我停下腳步。

郭經理居然要求看團體分房表。

我覺得怪怪的但還是拿出了團體分房表。

郭經理一看到分房表,馬上指著單人房那一行的框格,說到:「這是陳小姐護照上的英文拼音有冠夫姓夫姓是洪;但,你在分房間鑰匙或分登燈機卡時決不能提到陳小姐的先生的姓,也就是說你決不能叫她洪太太。」

她的意思, 我懂了大半。

這時,郭經理忽然壓低嗓門說:「陳小姐本來是一家大醫院的護士長  ;  剛退休半年。因為先生有外遇問題精神受到傷害因此,稱呼她時,千萬別提到她先生的姓。

這時,我人雖然在排隊,但心緒卻回到了出境那一天

桃園機場出境口前面的情境。

等我回過神後,意外的發現,陳小姐已經走到我身邊。

「領隊好像沒睡醒喔我剛剛友對你揮手欵,你怎麼一點

反應都沒有。」

「抱歉我剛好在想今天行程的事。」

陳小姐臉一沉,肅的說:「領隊,我碰到靈異事件了。」

我以為陳小姐是開玩笑的,問:「真的嗎?」。

陳小姐看了醫生一眼。

醫生跟著說:「媽講的是真的。」

我問陳小姐:「是怎麼一回事?」

陳小姐說:「領隊,我的房間不乾淨。」

在旅行社界、所謂「不乾淨」,就是指「怪、力、亂、神。」

我要陳小姐講得更具體一點。

陳小姐手:「上樓去,我指給你看。」

在走道上,醫生說:「剛剛,我到媽的房間看過了;媽講的,是真的。」

陳小姐的房間在三樓,房間號碼是三一一號。FEB19

 大夥兒到浩浩蕩蕩的到了三一一號房間,陳小姐遞給我一把鑰匙,我迅速的把鑰匙插進門鎖裡,把門打開。

房內,有兩張單人床,陳小姐用手指了指窗邊那一張單人床。

大家一起走了過去。

到了床邊,陳小姐指著床單,說:「就是這個。」

乖乖,床單上赫然是一堆砂,紅色的砂。

我拿出相機,迅速的按下快門

「砂原先是圓的,像一個球。」陳小姐一邊凝視著紅色的砂堆,一邊

解釋說。

「那砂球大概有多大?」我問。

陳小姐想了一下,回答說:「大概像玻璃珠那麼大!」

「砂球出現在什麼地方?」我又問。

「在我背部下面。」陳小姐婦人答。

「請問,妳睡眠習慣是側睡,還是平躺?」我又問道。

「我一向是平躺著睡覺的。」陳小姐答道。

「如果是平躺著睡覺,身體的背部和床單應該不會有空隙才對啊。」我對著醫生說。

醫生點點頭。

陳小姐.又說。「剛發現背部下面有砂堆時,我以為眼花了。後來發現,枕頭下面也有砂球了。」

劉太太也開口了,「媽的枕頭下,真的出現了沙球。」

「什麼時候看到了?」我好奇的問。

「今天清晨五點多,媽來敲門,說她,枕頭下有東西,我們半信半疑,跟著媽到她房間一看,真的看到枕頭下的砂堆。」劉太太答。

劉太太剛講完話,陳小姐彎下身,說:「喏,地毯上面還有哪!」

我也彎下腰,蹲下身來,低頭往下一看,地毯上,赫然是一片片的砂子。

砂子旁還有一個黃色購物袋。

購物袋上有四個斗大的英文字母 : TROY

我用照相機又拍了一張照片。

FEB20

 陳小姐說:  「昨天晚上,我一個人待在房間裡面。不知道為什麼,房間裡好像怪怪的,那種感覺很特別,卻又說不上來。我在床上躺著躺著,迷迷糊糊的睡著了。後來,有人打電話給我,我起來接,原來是隔壁房間的廖太太,她邀我到她房間聊天,我看看手錶,快十點半了,我對廖太太說,時間不早了,想休息,掛上電話,回頭一看,發現床上竟然出現了砂堆。」

 

陳小姐又說:「本來,我以為,砂球是天花板掉下來的;於是,我就把床單上的砂堆抹乾淨;抹乾淨後,又把砂粒掃到床下。接著,就躺下來繼續睡覺。睡到半夜,覺得口很渴,沒想到,一醒來,在我的肩膀下面,又發現了兩個砂球。」

「原來有幾個砂球?」我問婦陳小姐。

「原來,只有一個砂球。」陳小姐說。

劉太太輕輕拍陳小姐的背部:「媽,妳慢慢說。」

「我趕忙拿出妙法蓮華經,拼命唸,請它不要戲弄我。」

婦人雙手合十,煞有介事的說:「我是這樣捻唸經的。」

「唸經以後,結果怎麼樣?」我問。

「三點鐘的時候,我又醒了一次,為了想睡熟一點,我就把枕頭向右邊移動了一下,沒想到,枕頭一動,我意外的發現,枕頭下又出現了兩個砂球。」

陳小姐又喝了一口水,繼續說:「今天早上五點鐘又發生一次。這一次,床單上的砂球更多,幾乎是原來的兩倍,我看到以後,沒穿拖鞋就跑出房間,到女婿女兒的房間敲門

聽陳小姐講完後,我看了看房間內各個角落。

牆壁的壁畫、名畫、床燈、天花板,在早晨陽光襯托之下,一切都洋溢著古希臘充滿活力的風采,並沒有任何鬼魅的陰影或異狀。

然而,陳小姐又卻碰到了。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我真的想不出個所以然來。FEB21

打了電話,請導遊到三一一房來。

導遊的個性本屬於玩世不恭型的,這時,導遊的身上,卻多了一本可蘭經。

「你不是說,碰到什麼難題,一杯紅酒就可以解決了?」我陶侃他。

「拜託,我幾乎每一個月都要來庫沙達西兩次,這種事,最好少發生為妙。」

他看著床上的砂粒。

那床單是白的,砂的顏色是紅的;本來,砂的數量並不多,可是,紅色的砂和白色的床單一起對照之下,那紅色的砂和似乎顯得特別醒目。

接著,他又彎下腰,摸摸地毯上的砂粒,彎下腰,看看砂子,用手抹一抹。

站起身後,導遊的表情有點怪,好像是喝不少紅酒一樣。

旅館的清潔部的主任也來看。

主任看了一下子,用英文說:「whyI don’t know !」

坦白講,我也是「whyI don’t know ?」

國內旅遊界始終流行著一句笑話,「領隊是萬能的;除了不會生小孩以外,別的,領隊什麼事都能做。」

當然,這話有一些誇張的成份,但是,老實講,形容領隊具有「天不怕,地不怕」的膽識,倒是真的。

這年頭,飛機失事、遊覽車失事、旅館火災的事,慢慢變多了。當一個稱職得的領隊,首先,真的要符合「搭飛機、搭遊覽車、住旅館;通通不怕」的基本條件才行。

其次,形容一個領隊「見多識廣」,一點沒錯。

形容一個領隊「見怪不怪」,也是真的。

可是,像婦人昨天晚上碰到的事,雖然無關「倩女幽魂」之類的事,我卻覺得怪怪的。

這種感覺,延續到我下樓用早餐的心情。

我到了面對愛琴海的餐廳,拿了豐盛的食物,擺好了餐盤、刀叉,準備開始享受一頓美妙的庫沙達西早餐。

那誘人的維納斯雕像總是攪亂我的視野;此刻,我把視線從維納斯雕相像轉回到餐桌

我喝了一口咖啡,然後,準備吃麵包

當我的手正要拿麵包吃時,剎那間,我忽然覺得,我的手,好像不大乾淨的樣子。

「奇怪」我暔喃自語。

回想了一下,才恍然大悟。

對了,剛剛在三一一房間的時候,我的手曾經碰過地毯上的砂粒;

忽然間,潔白的餐桌竟也出現了幾顆紅色的砂粒。

我正要「呀」的一聲叫出來,定睛一看,才發現我看錯了。

那顆粒的顏色不是紅色的、是黑褐色的、是楜椒粉的顆粒,並不是三一一房間裡的紅色的砂粒。

此時,我覺得有一點不對勁,於是,我放下麵包,跑到化妝室洗手,不停的洗手

 

那天早上,我很忙。

忙的事情,好像都跟「砂」有關。

旅館的總經理不在,經理代表總經理跟我們保證,這家大飯店開業十幾年了,從來沒發生過這種事。

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惡作劇。

「有人惡作劇?」

我問他,「為什麼有人惡作劇?」

他瀟洒的聳聳肩,說:「土耳其的旅館業競爭很激烈嘛!」

商業競爭?

商場如戰場,旅遊的旺季一到,土耳其的遊旅業、業館業,競爭十分激烈,激烈的程度,真的像是在打仗一樣。

生意的競爭對手,彼此用「滲透」的方式,製造「惡作劇」,這一點,也是說得過去的。

經理這麼解釋之後,我頓時感到輕鬆了不少。

這事要是讓其他團員知道,恐怕旅遊的興致要大打折扣了。

旅行團最後一天晚上住「凱悅大飯店」。這家旅館設備一流,在伊斯坦堡國際機場旁邊,地點又好,搭飛機沒有塞車壓力。因此,旅客喜愛「凱悅」,領隊更喜歡。

第九天回國搭的班機是中午,所以,這一天,團體的行動就悠閒不少。

這天早餐,我吃得比較久,咖啡也多喝了一杯。

吃完早餐,我踏著輕快的腳步回房間。

等待導遊接我們到機場。

工作完成,團員反應良好,小費也收到了;這時,是領隊心情最愉快的時刻。

進了房間,我看到我的室友賈先生坐在床沿上。

他的神情似乎有些緊張。

我覺得滿奇怪的,正想跟室友問個究竟。

沒想到,賈先生先開了口:「領隊老哥,問你一個問題好嗎?」

「請講。」我爽快的回答。

「問這問題有一點冒昧

「都是好朋友了,甭客氣。」我笑容可掬的說。

賈先生是一家銀行的行信用卡部經理,酷愛旅行,到現在為止,東北亞、東南亞、  紐澳  、美加,他都去過了。

這幾天,賈先生跟我同住一個房間。

他是五年級生;喜歡「葉珊散文集」、古典音樂、與「蘇弗克里茲」的悲劇,拿到美國MBA學位,有一部BMW,我深深覺得,他真優秀,他簡直是美國東部長春藤盟校畢業生的翻版。

這時,他忽然吞吞吐吐的對我說:「你是不是…homo?」Feb 22

天呢!大清早的,他居然問我,我是不是同性戀的?

有沒搞錯啊?

但願,我沒聽錯。

What?」我渾身不自在的,問他。

當領隊十幾年了。十幾年來,第一次,有人問我是不是同性戀,這太離譜了。

「我是說,你是不是同性戀?」賈先生改用中文。

笑話,我是英語系畢業的,我英文可不比他差

我當然知道,Homo,就是Homosextual(同性戀)嘛。

天呢!賈先生居然問,我是不是同性戀?

我真的嚇了一跳。

近二十年來,台灣積極追求著「西化」,感情啊!性愛啊!在台灣,再也不神秘了;

在很多其他的領域方面,台灣比起歐美的國家,甚至是「青出於藍」了!但是,同性戀這個名詞,仍然是一個禁忌的圖騰;世俗眼光對同性戀者,依然是避之惟恐不及;現在,居然有人問你是不是一個同性戀者的?這太不像話了!

以後,如果觀光局出版一本「領隊言論集」,我和室友的對話,可能會在「領隊言論集」留下記錄了。

真是的。

我帶團那麼多年了,團員對我的觀感不一;有的團員認為我像神父、有的團員認為我「像老師」、溫文爾雅。

但說我像個「同性戀」者,這還是破天荒頭一遭。

平常修養工夫到家的的我,心中不由得,燃起了憤怒之火。

我的心中,有一種受到侮辱的感覺。

「天下沒有不是的團員。」我想起第七期領隊訓練班開訓典禮那轉行成功(旅館界的翹楚)的前輩講過的一句名言。

帶團以來,碰到特別刁客人,我一向秉持「天下沒有不是的團員。」的原則,;八年代,前輩的這句名言,也幫我在歐洲時,碰到諸多風暴時,安然渡過。

慢慢的,我心中的怒火降了下來。

我看著賈先生

他尷尬的笑笑。Feb 24

 

我斬釘截鐵的回答:「我酷愛西洋美術,西洋美術是最喜歡歌頌女性美學的,我也是一樣,我愛西洋美術,我崇拜美麗的女人;天下美女那麼多,我愛女人都來不及了,怎麼有時間愛男人,拜託,我當然不是一個『homo』!」

賈先生羞赧的,低下了頭來。

我降低音調,對他說:「你是『homo』嗎?」

「我這麼壯!你覺得我像一個同性戀者嗎?」賈先生反問我,他也有一點激動了。

「我不是說你身體不好我是說,你剛才為什麼懷疑我是同性戀?」我說道。

「這個嘛」賈先生想了一下,「我直說好了!在海邊的晚上,你為什麼脫我褲子?」

「我脫你褲子?」

「你把我的BVD內褲都脫了!」Feb 25

 

「真是笑話,  我怎麼可能去脫你的內褲!」

難怪,第三天晚上,賈先生穿著長褲襯衫睡覺。28

原來是怕我半夜脫掉他的褲子,真是太滑稽了。

當時,我還以為土耳其的行程太趕,把他累壞了的。

於是,我問賈先生:「你知道陳小姐的事嗎?」

「陳小姐發生什麼事了?」

「那天深夜,陳小姐的房間也發生了邪門的事,你知道嗎?」

「我不知道!」賈先生顯得很迷惑的樣子。

於是,我一五一十的把陳小姐房間發生的事告訴他。

我講完之後,他恍然大悟的說:「我和陳小姐都遇到『那個』了!」

「什麼『那個』?」我故意問。

「我不想講了。」

大白天的,賈先生卻顯得有一點惶恐。

於是,我沒再追問;我信步走向凱悅大飯店的大廳。

賈先生和陳小姐所發生的兩件事,很可能是有關聯的。Feb 26

到機場的途中,我把賈先生碰到的事告訴阿提拉。

阿提拉居然說,三一一號房間根本沒出現過砂球,除了陳小姐以外,誰也沒親眼在三一一號房間看過砂球。

阿提拉這假設有點大膽,又有點創意。

「那床舖、地毯上的砂又是怎麼一回事呢?」我問。

「陳小姐自己撒的。」他附著我耳朵說,「別說我講的。她是好人,早上還個別賞我一百美金小費呢!」

「陳小姐這麼做,是了什麼?」我問

「想引起女兒的注意、想晚上跟女兒、女婿住一個房間。」

「那我的室友賈先生脫褲子事件呢?」我又問。

「他自己脫的,就算不是他自己脫的,他這樣子做,只不過在試探你是不是『同志』而已!」

「『同志』,你確定他是『同志』嗎?」Feb 27

 

「我和大家相處一個多禮拜了,你相信我是不信口開河的,你自己想想囉!」

「你也是同性戀?」這句話正想出口,我趕快踩煞車,改口問道:「你怎麼判斷他是同性戀?」

他降低嗓門說:「這一次,在『卡巴多其亞』,沒人買地毯。還好,在『庫沙達西』皮衣公司,你的室友買了皮衣、皮褲。要不是你的室友,這回,我們兩人可能一毛錢KB都賺不到了。」

阿提拉說的”KB”,就是”commision”(購物傭金)的縮寫」。

一般「購物傭金」大約是交易額的十五個百分比,而十五個百分之中,進領隊口袋的,只有五個百分比;其他的十個百分比,土耳其旅行社、導遊各拿一半。Feb 28

 

年代,土耳其旅行團剛興起時,因為團員喜買歡土耳其的地毯,這份傭金相當可觀。不過,自從九年代青春族進入旅遊市場後,這份收入就幾乎接近零了。

「在皮衣公司,我只看到我的室友在舞臺客串模特兒走台步啊!我沒看他買啊!」我好奇的問。

「驢!買皮褲,他當然不敢公開,他私下託我買的。」阿提拉回答。

「私下買的?」我沒再發問,但是,心中還是有點納悶。

那平常精得像猴子一般的導遊,怎麼一下子變笨了?

對於阿提拉的推論,我是不能茍同的。

原因很簡單:第一,喜歡皮褲的男人,不一定就是同性戀,

再者,在土耳其,團員請導遊購買商品,至少可以便宜一成,這是公開的秘密:因此,只能說,我的室友賈先生是精打細算,根本與同性戀無關。至於阿提拉對陳小姐的推論,錯得更是離譜。

一般人參加旅行團,原則上都是兩人同住一房。

如果要求一個人單獨住單人房,必需付出可觀的費用。

報名時,陳小姐多交了錢,一個人住一個房間。

所以,既然錢都發花了,怎會還要編個故事以便跟女兒女婿一起住呢?

登機前,我一個人在吧台旁喝啤酒。

我一邊喝一邊想,這趟土耳其之旅,真是有一點玄。

玄的事情可多了。是不是,有人說謊?

如果有人說謊?那是誰?

陳小姐、室友的事、阿提拉的「謬論」;到底怎麼解釋?

這是一件靈異事件嗎?

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如何去相信這是一件靈異事件?

是「商業競爭」引起的嗎?

如果用「商業競爭」去解釋,合理嗎?

上飛機以後,我又向記者、醫生求助。

記者和醫生都是我很佩服的人。

記者的外表不起眼,乾乾瘦瘦的,但是,國內第一大報的頭版照片,八成都是他拍的。

 

報社老闆要的照片  ,不管場面多大、多混亂,他都有辦法衝鋒陷陣,拍到最清晰的照片。

記者一向主張,任何一件事,除非親眼見證,否則,就得有「照片為憑」,才算可信。

醫生呢?他曾經是台北最有名的一家私人醫院的外科主任。九年代,台北黑道兄弟一發生流血事件,講的是「私了、不讓官方插手」的原則。當時,角頭兄弟誰受了傷,照例往這家私人醫院送。因此,

張醫師「開刀」的經驗不計其數,這是我望塵莫及的。不要說是「開刀」;小時候,我曾經幫堂哥對雞動「手術(閹割)」(堂哥唸農校),我都會嚇得當場溜掉。

記者聽了我的敘述,笑著問我:「你知道美杜莎大飯店後面的海灣是岩岸呢?還是砂岸呢?」

我知道,記者是話中有話的。

「美杜莎」是希臘神話的女妖。;

她被希臘神話的英雄「傑森」降服。

在土耳其名勝古蹟裡,「美杜莎」的雕像很多;

我對於有關「美杜莎」的雕像都會多看兩眼。

最有趣的要算是伊斯坦堡「古羅馬蓄水庫」的「美杜莎」雕像;「古羅馬蓄水庫」的石柱很多,其中東北角最左側那根柱子最有名;因為柱子下,壓著「美杜莎」的臉部雕像。

「美杜莎旅館後面的海灣?是岩岸啊。」我答說。

「你知道,美杜莎旅館前哪裡有砂?」

我想不出來,對阿提拉搖搖頭。

「美杜莎旅館正門前面不是有一座小花園嗎?小花園裡有花圃,花圃上不是有些土壤。」

「土壤?」

「因為地質的關係,那土壤看起來很像砂。」

我想起來了,導遊在車上發鑰匙的時候,我們的車子,離花圃不遠。

花圃的土壤似乎是紅色的。

「小花園裡有砂,跟三一一房有關嗎?」

「有關嗎?領隊哥哥,你真聰明。」記者興奮的說。

「如果大廳有錄影機,答案不就能夠揭曉了嘛?」我高興的說;我最喜歡聽到團員讚美領隊的話。

「大廳有錄影機的,而且是二十四個小時錄影的。」記者的眼睛更加明亮了。「我覺得是,陳小姐自己夢遊了!」

「夢遊?」

「對,她夢遊了,她自己走到院子抓砂的。」

我想起,唸高中時因為大學聯考壓力太大,我也曾經在晚上夢遊,幾乎要從四合院的大廳要往外走了。

此時,我茅塞頓開,對,這是合理的解釋。

「我室友賈先生的事呢?」

「你的室友?賈先生,可能是自己手淫,忘了穿褲子吧。」他附著我的耳朵。

有了答案我還不放心

為了謹慎起見,我又求助於醫生。

醫生先否定了阿提拉和記者對賈先生的疑慮。3/6

「阿提拉和記者,兩個人都太浪漫了,況且,這幾天,真正跟賈先生深談過的只有我。」

「為什麼?」

「我們高中都是『紅樓』的啊!」

『紅樓的』,就是「植物園」附近、「全國第一」的高中名校。

他看看坐在兩排後面的室友,又喝了一口海尼根啤酒。

「賈先生是『悶聲不響的,吃三碗公。』

「那哪一方面?」

「『性』啊!賈先生是很花的,當年,賈先生的太太是晚他兩屆的「綠衫族」校花,大美人一個;最近,賈先生卻為了外遇的問題,傷透了腦筋。」

「外遇?」

「對,外遇,外遇的對象是他的頂頭上司--公司的女副總。女副總是女強人,出錢讓先生開電腦公司,女副總的先生卻愛上了會計小姐,女副總再一年就升任總經理了,女副總只有忍氣吞生聲,不敢讓外界知道先生的緋聞。半年前,女副總跟賈先生一起到雙城街的pub喝酒,當天晚上,女副總就主動邀賈先生上賓館了。女副總被冷落太久了,碰到賈先生,像天雷碰到地火,半年來,賈先生終於嘗到『女人四十如虎』的厲害了。上個月,賈先生的太太好像知道了丈夫有了外遇,天天鬧家庭革命,要賈先生跟那女副總做個了斷,賈先生煩得不得了。這趟旅行回去後,他決心跟那女副總bye bye了。」

醫生分析說,阿提拉和記者對室友的推論完全錯了。

醫生接著說:「其實,賈先生和我岳母都碰到了!」

他停頓了一下。

「碰到鬼?」我問。

「現在是一個科學昌明的時代,賈先生和我的岳母,當然不是碰到了鬼!」

他喝了一口「海尼根」啤酒,接著,好整以暇的說:「海尼根冰冰涼涼的,真棒!朋友,我現在要告訴你真正的答案了,聽到我的答案以後,可不要驚訝喔!」

「我不會驚訝,請快點講答案吧!」

醫生信心十足的說:「賈先生和我的岳母,他們兩個人,都碰到︱外︱星︳人了

「碰到外星人?」我好奇的問。

「嗯,你知道的,以我們人類現有的科技,還沒辦法直接與外星人接觸。畢竟,外星的科技已經發展到了『三維空間』、『四維空間』;,『三維空間』、『四維空間』,是人類現有科技沒法到達的境界。3/9

但是,外星人的科技是有辦法知道人類心中想法的。所以,他們故意跟一些較具慧根的人開個小玩笑,留下一些超現實的事蹟給人類看,表示他們來過,然後,又離開了。」

「一些較具慧根的人?」我問。

「我的岳母和賈先生,都是有具慧根的人。」

「你的岳母和賈先生,都不是八字低的人?」我又問。

「當然不是。」

「醫生先生,你相信這種事?」我用崇拜的語氣問。

「是的,領隊先生,我還要告訴你一件新鮮事。這件新鮮事,是在一本科學雜誌看到的;學雜誌專報導外星人的事,作者信誓旦旦的說,外星人路過地球休息時,有些地點是他們的『最愛』。」

「最愛?」我真的不了解。

「就是外星人喜歡休息的地方。」

「什麼地方?」

「地靈人傑的地方。」

「地靈人傑?」

「『愛琴海』『小亞細亞』,就是地球上地靈人傑的地方。這個地方,繼承了多少希臘、羅馬的文明,你知道嗎?」醫生深信不疑的說。3/11

我拼命點頭,然後,必恭必敬的問。「我可以插一句話嗎?」

Sure!」醫生爽快的說。

「既然外星人夠先進的話,他們為什麼不在人類的面前現身呢?」我覺得,我提出這個問題實在很高明。

Good question!」醫生講得神氣活現的:「外星人降落地球,往往是因為飛行器出了問題;要知道,外星人在銀河系旅行時,也是有個team,他們也有遊戲規則的。也許,他們的team的遊戲規則之中,有這麼一條:不能在地球人前現身,原因嘛,姑且假設為,人類『以地球為本位的審美觀』的障礙吧!」

「何謂『以地球為本位的審美觀』的障礙?」我又問。

「外星人怕他們一出現,他們的外型嚇壞了人類。3/12

醫生神秘兮兮說:「他們希望,人類能夠對他們,保有美好的印象。」

「美好的印象?」

「人類是愛自己的親族的。」

「這跟美好的印象有什麼關係?」

「人類覺得自己親族看起來比較有親切感。」

「我懂了,廣義的說,人類對人類的外觀看起來比較有親切感。」我邀功的說。

「對!這也是人類特別喜歡四川的熊貓和菲利普島(澳洲東南部)的企鵝的原因。」

Doctor!熊貓企鵝和人類的外觀差很多欸!」」我抗議的說。

「輕鬆一點嘛!愛屋及烏嘛!」

What是愛屋及烏?

「因為,熊貓和企鵝,走起路來,樣子跟人類一樣啊!」

醫生好整以暇的說。3/13

(我心裡有一個反應,這醫生,除了博學以外,還滿調皮的嘛。)

我佩服的,連點了兩次頭。

「是的。外星人長相跟我們不樣,是因為生活的空間不一樣。人類住在地球,覺得外星人長相跟奇怪,可是,住在外太空的外星人,對人類的觀感,何嘗不是這樣呢?」醫生繼續說。

「什麼時候,人類才會這樣看待外星人呢?」

「這個嘛!要看什麼時候,人類的科技能夠大幅度的提昇!」

「提昇到什麼地步呢?」我問。

「速度啊!交通工具啊!兩者夠進步,才足以在銀河系旅行囉!」醫生回答。

「像時光機器之類的….?」我又自作聰明的分析。

「領隊先生,你滿有慧根的喔!」醫生的讚美又讓我暈陶陶的。3/14

 

「聽過一句有關觀感的成語嗎?」緊接著,醫生又問我。

「哪一句?」

「見怪不怪。」

「聽過啊!就是『見怪不怪,其怪自敗』嘛。」我裝得很博學的樣子。

「嗯,是啊!」醫生點點頭。「你想想,  浩瀚的宇宙,  生物那麼多,長相也都不一樣,人類,只是其中的一種生物。外星人常在宇宙各星球之間旅行,他們真的是『見多識廣』。他們看多了,見怪不怪,心胸廣闊。你不覺得,常旅行的人,都有這種修養嗎?」

我點點頭。

我覺得,這話很中聽;「見多識廣」、「心胸廣闊」,「常旅行的人」,這不是把我都包括進去了嗎?

「什麼時候,人類能夠到銀河系旅行呢?」這句話,在我腦海縈繞不去。

我是唸文科的,自然科學的功課,在唸高中時,就已經「自廢武功」(還給老師)了。

不久,空中小姐推著餐車過來了,一時,香味噴鼻,機內開始熱鬧起來了。

用餐後,機上開始放電影。是一部文學家的故事,男主角居然是

粗獷的「史恩康納來」呢。

我高興的不只是看到「史恩康納來」,而是,我發現,「史恩康納來」居然演一個文學家。

一個硬漢,居然把一個文學家詮釋得那麼好。

片中的「史恩康納來」,住在美國東海岸一個大城,最後,他落葉歸根,回到勞老家蘇格蘭。

好電影使人解悶,也讓人消愁。

一下子,我就把「土耳其旅旅館之謎」煩人的問題忘掉了。3/16

12

 

回到台北後三天,我收到土耳其導遊阿提拉寄給我的的一個e-mail

  他說,旅館總經理檢視事發當天晚上到隔天清晨大廳的錄影帶。

  錄影帶顯示裡面,當天晚上,陳小姐曾經出現在大廳過兩次。

第一次是晚上十一點。

第二次是晚上十ㄧ點十分。

 

 

13

 

幾天後公司又派我帶土耳其團。

我又回到庫沙達西美杜莎大飯店。

旅館總經理讓我看錄影帶。

我看到了陳小姐的身影

同時 我赫然發現 陳小姐手裡還拎著一個黃色購物袋上

購物袋上,有四個英文字母 TROY

TROY 就是特洛伊古城。

特洛伊古城位於伊斯坦堡南方約五百公里的愛琴海邊,是發生在三千多年前「木馬屠城記」戰爭的遺址。

此外 TROY的另一個名字就是「伊利亞得 (Illiad)

而「伊利亞得. 」則是膾炙人口的西洋文學名著的書名。

婦人的黃色環保帶是在特洛伊古城藝品店買的。

我記得恨清楚。

離開特洛伊古城婦人是最後一位上車的。

當時到了婦人就是的拎著錄影帶上出現的黃色購物袋。

為求精確,我回房間拿相機。

相機裡有一張黃色購物袋的照片。

興沖沖拿去給旅館總經理核對。

比對結果是吻合的

 

14

旅館總經理對我莞爾一笑,道;「現在,對我們這家旅館放心了吧。」

我對他舉手敬禮,說道;「Yes Sir!」

我又吹著口哨往海邊走去。

我要去看我的愛琴海。

  
 
 
我是一名旅行社的領隊,時常帶遊客到國外旅遊。我在國外住過形形色色的旅館(國內通稱的「大飯店」),也聽過不少發生在旅館裡面的咄咄怪事。
其中,有一次是特別奇怪的。
那是八十九年發生在土耳其的事…
五月的初春,
創作者介紹

旅遊英語20,000字(中英對照)

hercules125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VINCENT
  • 很多破綻啊!
    1.他晚上褲子被脫掉,房門是鎖的,如果有人進出你不可能不會察覺,而且晚上如果有人脫他褲子,他怎麼可能不會察覺,所以只有一種可能,也就是他自己脫掉自己褲子來試探你是不是跟他一樣,他以為也許這樣你就會跟他來上一炮,在說就算遇到這種事,一般人也不會問「你是不是同性戀」這種荒謬的回答來質問別人,不過,最最讓我可以100%確定褲子是他自己脫的是,他竟然說「我這麼壯,怎麼可能是同性戀」,因為你如果真的了解男同性戀的話,你會發現健身在男同志圈子是求偶也是面子的一種象徵,而且一般正常男生也不會這樣回答。
    2.陳小姐的床上有沙,且沒陷下去,現場又沒人證明的話,代表沙根本是你室友跟陳小姐篡通好的,目的只是你室友要模糊焦點而已。
    這樣清楚了嗎?
  • 謝謝

    我要思考一下

    hercules1255 於 2015/09/13 23:5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